沈南鹏:资本应积极关注黑科技和基础科学 承担风险

  【线索征集令!】你吐槽,我倾听;您爆料,我报道!在这里,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,正视你的无奈。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,欢迎广大网友积极“倾诉与吐槽”!爆料联系邮箱:

  11月8日,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《金融资本与互联网技术创新》论坛上,中国创客导师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金句频出。

  就在大家都说整个投资界真的感受到了寒冬的时候,事实上一些头部机构还在非常积极地出手。在这其中,天使投资虽然投资规模较小,但对企业的初创期的发展确实起到了关键性的助推作用。

  在沈南鹏看来,天使投资在创业创新发展当中是十分重要的一环,需要集全社会之力打造一个天使投资人的生态体系,系统性地提供战略资源。

  他坚信天使投资应该更加积极关注黑科技以及基础科学的研究,向硅谷学习,敢于投资原创性颠覆性的科技创新。即使多年以后项目失败,也要敢大胆投资未来。为此,红杉中国专门成立了种子基金,以期赋能更多的初创团队。

  此外,他以红杉在香港用资本搭桥连接产学研模式的成功为例,认为只有获得政府的支持,资本才能更好地扮演撬动科技产业化的角色,而之前对创业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以及近期科创板的推出,都算是一个良好的信号。

  资本助力科技创新,我认为首要的价值责任应该是雪中送炭,而非锦上添花。这就意味着金融资本应该更加积极地,在创业团队发展的初期,为这些中国年轻的创业者提供支持,多做“种树”的事业。

  在双创的背景下,我们国家2017年早期投资总额比2016年上涨了20.4%。今年数字还没有出来,但是早期投资的数量占整体数量不到20%,况且早期投资每一单的投资金额比后期投资环节要少很多,这意味着早期的整体投资规模实在是小而又小。

  所以,创业基金应该更多地为企业早期的发展带来帮助,成就感也最大。我今天刚刚在另外一个论坛上宣布,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会跟真格基金联合发起鸵鸟会,围绕三个关键词为早期创业者提供帮助:高端创业者培训、免费、公益,有些东西通过基金的方法进行市场化,有些则当成公益来做。

  与十几年前不同的是,今天大家对天使投资人这个词一点都不陌生,但是如何打造一个天使投资人的生态体系,系统性地提供战略资源却依旧需要发力。

  天使投资在创业创新发展当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,我们也看到政府有一些非常令人鼓舞的政策,2018年5月份出台了对创业企业投资种子期、初创期的税收优惠政策,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整个天使投资生态环境的发展。

  搭建这个生态体系,不仅需要资金,更重要的是提供服务,包括我刚说的给创业者提供高端培训这样一些服务,这将是我们今后非常重要的任务和工作重点。 所以我们今年也单独成立了红杉中国种子基金,希望赋能更多的初创团队,一路伴随他们成长。

  另外,我觉得资本应该积极关注黑科技以及基础科学的研究,勇于承担风险,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并在科技转换创新应用中扮演义不容辞的推动角色。其实我们看硅谷的发展,就比较青睐于原创性颠覆性的科技创新,即使多年以后有的科技结果成功了,有的失败了,但是当年的投资用一个词来讲就是大胆,要有更大的勇气投资未来。

  在科技转换上面,资本跟科学院校应该有更大更深度的合作。我们现在科研转化的成果率是10%,美国是80%,这个里面存在多方面原因,但也意味着还有很大的可发展空间。很多好的科研成果被淹没在实验室里面,资本应该在这个方面做更充分的挖掘,想出一套符合中国特色,把科研院校的科技成果嫁接给社会资源的机制。

  举个例子,大家都知道香港在创新创业上以前并不是一个特别出彩的城市,但是香港在科研基础上面,尤其在人工智能、生命科学方面是有优势的。过去三年间,红杉和一些超级教授合作,搭建了一个科技创业平台,一端连接香港的优秀教授,既有学术能力又有商业头脑,另外一端连接商业企业资本,通过这样的桥梁,加上我们的经验,去挖掘香港有一定科技门槛的成果,并转化给企业和市场。

  如此一来,香港的科创生态正在被我们以及很多这样的生态体系的建设者激活,资本的流向开始分流到创业企业中去。以前香港多是家族企业,过去三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尤其现在有一个大湾区的规划,可以看到像大疆、货拉拉等多个企业成长为了今天的独角兽。

  香港有六大科研院校,内地其实还有更多的科技成果,如果用资本搭桥连接产学研,也会获得比较好的政府支持,包括给教授有更多的时间,在知识产权的划分上也会有一个比较明晰的准则,这样资本能够更好地扮演撬动科技产业化的角色。

  最近科创板的推出,是科技企业得到资本支持的一个重要举措,我相信资本推动科技发展的春天即将开始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oxcar.com